【牧春】 Mystery of love

四篇小短篇集合的故事。

这礼拜肯定要把广阔那篇搞完⋯⋯

———


【期望值】


牧凌太还记得第一眼见到春田创一的时候,内心的波动。


那时他仍未知男人的名字,只是淡淡地坐在联谊的位子上,看着对方嘻嘻说着“我是春田创一!今年33岁,想要恋爱!那么!我现在要示范舔手肘唷!”然后举起臂膀,使劲地伸长那截短短的舌头。


牧抿抿嘴,男人的舌头异常有吸引力,淡粉色的软肉蠕动着,上头薄薄的唾液亮晶晶,有点像是混着玻璃的砖头。牧家附近的小路就是这种材质,当他晚归的时候走在路上,总觉得自己像是漫步于星空中,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一个吻落在发光的砖头。


而他现在正让视线亲吻着舌尖的闪烁,喉头有些干燥。


最后这位名叫春田创一的33岁男子没能舔到手肘,露出失意的脸,悻悻然的坐了下来。春田的后辈忍不住调侃了好几句,他则反驳了更多句。


牧喝了一口酒,湿润的眼眸眨呀眨,几丝星光在眼底游移。他想,这人是傻了吗?


不过这倒也无所谓,这场缘分就像是一滴颜料滴在水罐子里,涟漪、晕染、扩散,最后化于无形。牧不知为何地,很能明白这种短暂的相遇。


可老天爷不这么想。把那人塞进计程车送回家的隔天,牧才知道春田是他的同事。他第一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被吓了个正着,脸部差点没能维持招牌笑容。


“哎唷真巧。”春田一个蹦跳到身旁,用身体撞了撞他,用气音悄声说道。牧笑咪咪的回以点头示意,心里却是一阵浪涛。人的一生有多少机会能再度遇见萍水相逢之人?


或许这其中有什么机率或是巧合吧,牧总觉得冥冥之中,乱数都是有规律性的,涂上果酱的那面吐司容易着地,油生的情感亦然。


“那就请多指教了,春田前辈。”牧深深的一鞠躬。



【美少年的恋爱】


樱花树下,春田向他提出了同居邀请,几片花瓣轻轻打在肩头,因为暗色西装的衬托而更加鲜艳。


牧看不透对方提出邀请的原因,但是莫名的令人嘴角上扬。暖意染上他的眉眼,今年的春天似乎比以往都要温暖。


他记得上次有如此的感觉已经是15、6岁的时候。情愫缠绕在心头,轻轻的撬开心房,在软地扎根发芽,没有成年人的拐弯抹角,也没有至死不渝的誓言,就只是纯粹的如少年般的喜爱,他想亲近、想要了解春田创一更多,想知道他早餐吃的是日式早饭还是超商的面包;想知道他是猫派还是狗派;想知道他回家之后先褪下的是左脚还是右脚的袜子。


什么都好。


他很乐意沈溺其中。



【牛奶】


春田今天终于记得买了牛奶。


牧回到家,看见桌子上的超市塑胶袋。他叹了口气,走上前把里头的牛奶冰进了冰箱。


这位外表33岁,实际脑龄85岁的男人,实在是健忘到极点,牧几乎都要怀疑那人是不是中年失智,怎么有办法才刚提醒的事情,五分钟过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又不是仙度瑞拉,时间到,魔法就会消失,好歹人家是王子看上的人,你可不是。


要不是现在有我帮你打点,看你以后自己生活该怎么办啊。


牧的眼神望向客厅,果不其然,春田创一已经睡倒在沙发上,左脚的袜子不知道脱到哪去了。他的脸部朝下,发出呼呼的鼾声。牧再度叹了口气,去房间拿了一件毯子盖在春田身上,春田突然翻了个身,整个脸就这么凑在帮他盖毯子的牧面前。牧着实吓了一大跳,意识到对方只是纯粹换个姿势后,索性跪在了沙发边端详着春田的睡颜。


春田创一称不上帅,但是五官端正,三颗小而明显的痣落在他的鼻梁,上下的嘴唇瓣上,他的嘴唇是丰厚的,却有着一种莫名的诱惑感。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那天晚上,牧会在脑子一热的状态下,冲进浴室里吻上去。


如他所想,春田的唇瓣非常柔软,不知是不是错觉,牧觉得他带着奶味的香气,明明用的是同一种牙刷、同一种牙膏,春田却有种他所没有的味道,虽然春田也表示自己身上有股薄荷的苦涩味,他感受不到。


不过也无所谓,至少春田的甜味可以和他的苦味中和。



【脚踝】


“牧牧牧⋯⋯我扭到脚踝了⋯⋯”春田创一原本正兴高采烈地玩着模型,在家里横冲直撞,此时突然惨叫了一声,蹲在墙边按着左脚,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牧放下手中的吸尘器,也跟着蹲了下来。“就叫你不要在家里到处跑了。我看看。”他伸出手摸上了对方的脚,惹得那人又是好几声惨叫。


看起来是没什么大碍,于是牧便沿着各种他所知道的穴道按压。春田的皮肤十分光滑,脚踝圆滚滚的,刚好是一手掌握的大小,牧就这么挤捏着,又揉又压地,春田在按到某些位置的时候泛起泪花,两只手紧紧抓住牧的肩膀,可心底明白是自己活该不听话,春田便咬着唇不发出任何声音了。


牧油生一股抖S的想法,当然不是要逼对方哭,但是就忍不住刻意按了好几种会疼,可又真的能改善扭伤的穴道,他想,这不会太超过吧。


最后春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站起身,朝着牧说了声谢谢,这谢谢还带上鼻音。


牧笑了出来,语气与其说是揶揄,更像是宠溺。“下次还敢不敢不听话?”


“不敢了不敢了⋯⋯”


“那⋯⋯今天晚上想吃什么?”他把吸尘器收到柜子里头,走到厨房穿上了围裙,回过头说道。


“炸鸡!”


其实也不用问的,他早就知道春田会这么回答。


可他就想听对方亲口这么说。


———

这几天真的忙成狗了,下礼拜还有啥鬼定考的,唉。

真想躺在床上吸粮食啊⋯⋯

好想看大家产粮给我啊⋯⋯


评论 ( 15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