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灵】暖阳

“龙套啊,今天没有什么事情,你放学后可以不用来相谈所。”灵幻新隆在电话那头如是说。


影山茂夫对着空气点了点头,彷佛现在的动作能够穿透话筒让他的师傅看见。“我知道了。”他阖上贝壳机,愣愣地站在了交叉口。


对面的相谈所招牌有些肮脏,但茂夫总是觉得它闪闪发光,像天上的星星,也像他的师傅。


灵幻新隆一直是闪耀的,影山茂夫都要怀疑那金得不自然的毛发是不是由体内的恒星投射出,他看见灵幻新隆一闪一闪、忽明忽灭,在靠近的时候,会感受到一股热气从男人身上传递过来,蒸得他脸颊发烫,四肢僵硬,心脏强而有力的鼓动着,这是为什么呢?影山不曾明了,想必因为师傅是强大的超能力者吧。


今天律和爸妈有事不在家,他也没带钥匙,除了相谈所以外影山茂夫想不到第二个去处,依旧来到了破旧的大楼下,站在相谈所门口犹豫着该不该敲门。攒着的书包背带在手中勒出一条痕迹,隔着一道门的距离让他背部冒汗,莫名有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最近越来越常有这种想法,在灵幻舌灿莲花的谈吐时,被章鱼烧的温度烫得眯起眼睛挤出泪水时——即使到了现在,灵幻仍没有自己身为猫舌的自觉——或许因为他的徒弟总会为他用超能力降温,有时来到相谈所会看见灵幻喝了自己前几天放在冰箱的牛奶,他便知道师傅大概又烫伤了。


不过这也可以说是两人之间的牵绊吧,影山茂夫觉得冥冥有股无形的力量把他和灵幻新隆绑在一块,无需言语来传递讯息,只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知晓对方的想法,也因此很多决定和对话通常都是对看一眼、相视而笑,影山便知道师傅的心意。


而这股默契逐渐转变为膨发的情感,影山茂夫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移不开视线了。


大门猛地打开,迎面是拿着垃圾的灵幻新隆,果不其然与站在门口的影山茂夫撞个正着,两袋垃圾在天空划过一道完美弧线,然后定格在影山茂夫的超能力下,但灵幻新隆可没那么幸运,整个人扑在了徒弟身上,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今天不是说没事嘛?干啥呢你这徒弟,赶快回家吧。”他拍拍身子想要起身,却被身下的弟子抓住手腕。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他的弟子说道,“没带家里的钥匙。”他不知哪来的想法,第一时间不是扶起他的师傅,反而紧紧抓住了男人的西装衬口,让这尴尬的姿势维持着。


看着灵幻瞠目结舌的样子——这样的师傅有些可爱——影山茂夫的脑袋突然窜出这句话 。


  “那你抓着我的手也没用啊!这要我怎么开门?”灵幻新隆简直被徒弟打败,只不过对方似乎没有松手的打算,反倒越捉越紧,两眼直勾勾往他眼底瞧,盯得他整个人都尴尬起来了。“龙套?”


“啊、抱、抱歉师傅!”影山茂夫总算松开了手,扶着灵幻起身,只不过耳朵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透红,他的头也低得不能再低。


“噗!”灵幻率先笑了出来,他揉揉徒弟柔软蓬松的后脑勺,影山因为他的动作而惊了下,也跟着腼腆的笑了。“嘛算啦,想吃拉面吗?”不过只能加两块叉烧喔,灵幻闭上眼点点头,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好像这已是最大额度的福利。


“好。”


“那要不要顺便连章鱼烧跟牛奶一起买了?”


“好!”


“啊、不过要先跟我去倒垃圾哦?当作打工。”


灵幻把手中的小塑胶袋递给对方,自己则提了另一袋明显较为笨重的垃圾袋。“比较棘手给你丢,师傅我就负责这个简单的啦——!”


“果然师傅是个温柔的人呢。”


影山茂夫对上那双眼,语气温柔得拧得出水。


灵幻静默了几秒才缓慢的吞吐道,脸上挂着可说是最纯粹美好的暖阳般的笑容:“说什么傻话啊,你师父我当然是最温柔的人。”


而影山茂夫只是笑了笑,看着师傅转过身子下楼,他在那毅然的背影看见了染红的脖颈。



fin.

——

啊哈,其實這篇、嗯⋯⋯⋯

是我昨天在半年沒開的evernote找到的(幹


昨天心血來潮下載了evernote,才想起來其實我有帳號 登入之後突然發現有一篇標題是影山茂夫生日賀xdddd對不起我居然忘記了!!


我對不起你啊啊茂茂😭😭


但我還是好喜歡師徒嗚嗚嗚

评论 ( 5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