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春牧】笨蛋也是會傳染的

嗚嗚嗚我趕上了⋯⋯祝我最親愛的 @Sky_Tea 天茶寶生日快樂!!!你是不是以為我忘了!!!!!哼哼哼快誇我😘😘😘以後也多指教喔~~



———


牧凌太拖著行李站在春田創一位於上海的宿舍門口,瞇起了眼睛。


前幾個禮拜瞞著對方買了機票、請了假,趕在今天搭上大早班的飛機直奔異國,打算給春田一個驚喜。


事情的發展卻出乎所料。


原先想的是某個35歲的幼稚鬼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抱緊他,在應門之後,還會說著「牧你終於來看我了~」之類的,哭得不能自我,情感表現在臉上,皺著臉、嘴角往兩旁拉,聳拉出好幾道摺子。


然後他會不客氣的進門,看見滿地的垃圾,一邊怒罵一邊收拾著,春田可能會露出小狗般委屈的臉,低著頭拉著牧的衣角示好。


或許牧會忍不住吻上那張嘴;或許春田會嚇一跳而推開;或許他會笑著眨眨眼;又或者春田會抿抿嘴說著歡迎回來,而他也以我回來了呼應。


至少不是現在的狀況。


眼看大門深鎖著,廣告單子塞滿了信箱,似乎幾日無人的狀態。


照理來說這個時間點春田不可能起床,更不用說出門了,明明昨晚也還通過視訊⋯⋯


所以是怎麼一回事⋯⋯?


牧皺起了眉頭,抽出手機,也不管海外漫遊的通話費有多貴,直接撥了過去。


等待音只響了一兩聲便接起來了,那熟悉的「牧牧牧」呼喊馬上從話筒那段傳了過來。


「牧牧牧牧牧!你在哪裡啊!!!」


「⋯⋯哈啊?」


他的腦子有些轉不過來。


「啊!牧去wonderful了對吧!」春田聽起來十分興奮,對著話筒ふふ笑了幾聲,「你等我我馬上過去!」然後是一陣喀拉喀啦的聲音。


差點忘記自己打這通電話的目的,他現在終於搞清楚狀況,甚至非常明白那個喀啦聲響來自什麼。於是開口道:「春田前輩,你現在在哪裡?」


「怎麼了牧?」


「我說你在哪?」


「我在哪?當然在家門口啊。」語氣像是對方問了一個傻到不行的問題。


牧的眼睛簡直要翻到後面去了。


他按耐著性子再度提出問題:「為什麼你沒有在上海?」


「欸?!為什麼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


「絕對是生氣了吧⋯⋯」春田嘟囔著。


「你知道我在哪裡嗎?」牧不管對方,把話筒靠向門鈴,摁了下去。


叮咚~~~


另一頭馬上沒了聲音,然後是一連串的大呼小叫。


「欸欸欸欸欸欸!不會吧~~~~!」


「牧!你在上海!?」


「你太吵了!小聲一點,是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嗎?」


春田哽著滿嘴的驚訝,硬是乖乖地靜了下來。「喔、喔⋯⋯」


「所以⋯⋯為什麼沒跟我說你偷偷買機票飛回去了?」


「牧還不都一樣嘛⋯⋯」春田忍不住回嘴,「只不過還真的很巧欸~牧是不是想我了啊~~」


牧沒有回應,只用手背貼了貼發燙的臉頰。


能在同一天坐著相反的飛機往相反的地方,也可以說是命運了吧。


「你等我、這次不准再偷買機票回去了。」牧吸了口氣,喀啦喀啦地拖著行李,朝那人的方向。


fin.



评论 ( 23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