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牧春】Ripple


春田在游乐场迷了路。

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四周,他觉得自己像一粒星子落入繁星缭绕的宇宙,就是用北斗的勺子也捞不出,早知道就乖乖听牧的话不要乱跑了。

久违的来到游乐园约会,却闹出这种情况,他叹了口气,唉,春田活该、春田活该。

今天难得两人有兴致,一大早就便搭着第一班电车前往主题乐园。几个小时下来玩了不少刺激的游乐设施,直到牧拉着春田的手弯下腰喘气才坐在乐园的长椅上休息。

春田弯腰拍拍牧的背,脸上仍挂着揶揄的神情ふふ笑着:“我就说吧,牧都不运动,难怪这样就不行了。”

“春田さん,你真的很吵。”牧还在喘气着,为数不多的运动量几乎用在了今日。

不过说起来春田不也没什么运动吗?这股源源不绝的冲劲是哪来的?不科学的肌肉量也是,该不会⋯⋯外星人?

牧眨了眨眼,把奇怪的想法赶出脑海中。果然太累了就会胡思乱想。

“啊、渴了吗?我去买个饮料回来。”他在离开前不断叮嘱,生怕下一秒名为春田创一的男人咻地不见踪影。“不要乱跑喔?”

“你才是~”

才夸口着不会迷路的春田,只是带路旁的小孩子去厕所,回过神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他转了又转,终是放弃了挣扎,蹲在地上,又是懊恼又是无奈,更麻烦的是手机怎么也唤不醒,昨晚因为太兴奋了而忘记充电,现在连打都打不开。

啊~!我错了!!神啊、我真的知错了⋯⋯春田欲哭无泪。

祈祷归祈祷,他终究没有等到他的男朋友。走投无路之下春田只能随意闲晃,他看着眼前的标志,露出灵机一动的狡黠笑容,赞叹着自己的睿智。

——

牧买完饮料回来看见空无一人的长椅,便知道那个号称不会迷路的大龄儿童肯定不知道走哪去了。

他顺势翻了个白眼,会相信对方的自己实在是笨的彻底。二话不说直接拨了电话过去,却只听到“您拨的电话未开机”从话筒传来。

够了。

牧搓了搓紧蹙的眉头,心里盘算着从何找起,真是、都几岁人了,少制造些麻烦事啊。

但终归来说是十分开心的,毕竟以一个同志身分生活着,他在高中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朋友,出社会后更不可能来这种地方,武川也不喜欢这类型的场所,他总嫌乐园吵杂、人多。你说对吧?武川会这么问道,嗤之以鼻。牧顺对方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失落。

直到春田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框架隔阂,牧第一次睡过头、第一次在深夜时分冲到仙台吃牛舌、第一次为了一个人吵架、第一次在大太阳下拉着恋人的手。

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第二次、以及更多数不清的次数,都是那个笑容满面的35岁男人给予的。比如此时。

从未如此急迫地寻找某个人,牧似乎能够理解春田当时的心情。

此时乐园广播响了起来,伴随欢乐的乐声。他仰头看向了喇叭。

“大家午安~这里是乐园走失处~有一位春田创一先生想要找牧凌太,请牧凌太小朋友⋯⋯啊、不、牧凌太先生,请到儿童走失处~祝大家有美好的一天~”

嘟嘟嘟嘟~再度响起了欢乐的主题曲,广播静了下来。

⋯⋯现在把自己埋起来还来得及吗?

如果现在有面镜子,他的脸大概充满着黑线条,外加一大片阴影。

到底是有多粗线条,才有办法按下羞耻心,用广播找人啊啊!他要用怎么样的表情去广播室找人?

牧压抑不住扬起的嘴角,狂奔起来。

——

“牧~我错了~呜呜呜呜”站在儿童走失处的春田看见那堵熟悉的身影,忍不住连哭带跑地冲了过去,给予一个紧得窒息的拥抱。

“春田さん,我要不能呼吸了。”嘴上这么说,牧伸手拍拍男人的背,像是在安抚一只大型犬。

“我错了⋯⋯牧、对不起我错了⋯⋯”春田哭得惊人,扁着嘴抽抽噎噎的,好段时间才松开拥抱。

然后他伸出了手。

嗯?

牧递过了饮料。

春田摇摇头。

不是。

“手。”

牧在意识到的时候,整个脸已经红得可以。什么啊、好狡猾,春田さん好狡猾。

春田也是一副羞赧的神情,他故意别过头,抓起牧的手跑了起来。而牧看着他的背影,瞧见了同样泛红的耳根。

“再也不放开你了。”

虽然不是正面对着他说,牧却觉得这句话像是暖流,顺着风窜进了耳朵。

fin.

———

打夾新年快樂~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跟我一樣,以為昨天是31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對吧!!!

然後我要考試了嗚嗚嗚,如果再看到我寫新篇,請打我😭😭

评论 ( 25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