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牧春】心之所向

牧凌太睡过头了。


看着人生中第一次打卡纸上出现了8:30以外的数字矗立上头,他眉头一皱,不是很温柔地把卡片塞回原本的位置。


——整整一个小时又五分钟。


牧凌太,向来准时如一的人居然迟到?说给过去的自己听肯定会被贻笑大方吧。可他是迟到了没错,虽然没有顶着一头鸟窝上班,样子也能说够狼狈。


牧在心里头狠狠啧了一声。


都是春田前辈的错!都两三点了,还用那种撒娇的语气恳求不要关视讯,这要人怎么拒绝?


时间回到昨日,不,准确来说是今早凌晨,某个35岁的大龄儿童和他通视讯,从晚上八、九点一路聊到半夜,大部分都是春田单方面开口,牧撑着头应声,偶尔荧幕那头会传来诸如“牧最近工作如何?”或是“晚餐吃什么?”的问句,话题的主导权又回到春田手中,一来一往之下,房间的亮光只剩下来自笔电的蓝光。


牧有些困了。下意识跳过睡觉的选项,仍等到对方在断断续续的对话中眼皮半眯,规律的呼吸声自耳机传来,才缓缓爬起身子往房间走去。关上电脑前,还是忍不住端详了下荧幕上的男人。平顺的眉配上安稳的睡颜,还有那随着吸吐微微开阖的丰润唇瓣。


他记得上次春田从上海回来,两人见到面第一件事情不是招呼或者嘘寒问暖,而是一个大而温暖的拥抱,再加上一个无法换气的亲吻。


该庆幸自己早就料到无法抑制的冲动吗?那一次牧没有到机场接机,而是订了台接送专车,让春田一下飞机便能直接搭车回家。


大门还没关上的时候,两人已经按捺不住在玄关拥吻起来,春田背靠着大门,微微倾下身子和他许久未见的爱人接吻,他们身子互相贴合,没有一丝距离。


停留日本的那个礼拜,两人几乎时时刻刻黏在一块,倒不如说春田随时跟在牧的身旁紧紧牵着手或是勾着臂弯,说什么也不肯松手,最后还是好说歹说,再加上一点威胁利诱,才让那35岁的幼稚鬼稍微收敛些。


转眼间已是分别之时,临走前,牧轻轻的将一只护身符放在了春田手中。


“这个护身符是我特地去求的,会替我在上海陪你,好好收着。”


闻言,春田一脸吃惊,慌张地在后背包东找西找,最后没能找到些什么,他尴尬地抓抓头、嘟起嘴。


“啊⋯⋯我好像真没什么能给牧的⋯⋯”啊!春田猛然大叫一声,从口袋掏出一条铁丝,是用来包吐司条的束口金箔。他牵起牧的左手,在无名指上绑了个别扭笨拙的结。“先、先用这个应急⋯⋯等我下次回来⋯⋯一定会给你的!”


>


这之后,上海那头的工作量加倍,似乎是准备过年的关系,春田通常都是接近凌晨才拨通电话过来,每一次都是只聊了一下子便忍不住疲意,电脑未关就睡着了。


牧看着都有些心疼,也因此如果不是春田主动联系,他不愿再多添麻烦在那人身上。


毕竟爱一个人不就是如此吗?


——假日来看上海的机票好了。


如果春田没有办法回来的话,自己过去不就好了吗?牧心里想着,回家的步伐不禁轻快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境的改变,回家的路途似乎不再漫长,远远的便见那间满溢着回忆的房子。他还记得第一个吻,那个发生在浴室里,突如其来的吻。


如果时光再度倒退,他无法保障能有勇气再次冲进浴室,说着那样的台词,给予那样强势的亲吻,被推开之后仍闪烁着那样恋慕的眼神。可他从未后悔,倒不如说十分感谢两年前的自己,没有这一步,现在的他俩什么也不是。


终归来说,他是爱人的、被爱的、予人的、赋予的,幸福如果能够定义,那么现在也能够称之为幸福吧。


牧从背包里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却在一个转角后看见意想不到的景象。


方才心心念念的对象此刻正坐在大门口,靠着行李箱,一颗头四处张望着,在看见牧的时候整张脸亮了起来。


“⋯⋯春田前辈?”


“牧!!”春田拍拍衣服站了起来。“惊喜~~?”


“惊喜个头,你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我没带钥匙⋯⋯?”不小心忘了嘛~春田抓抓后脑勺尴尬的笑笑。


“不不不,春田前辈现在应该要在上海的不是吗?”


“对啊、但是我请假啦~”


“你们最近不是很忙吗?还能请假?”


见牧如此认真的样子,春田觉得十分无辜:“怎么这样啊⋯⋯一听到能请,我可是费尽心力才抢到回日本的机票欸⋯⋯”怎么牧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你知道票有多难抢吗?没有说出口的语句被牧看在了眼里。


“我不是说了任期未到不用回来?”


“可是我想你了嘛。”


就不能因为这样吗⋯⋯?春田炽热的眼神都要射穿牧的脑后了。


“算了没事。”牧淡淡说着,示意要春田让路开门,“今天可没买炸鸡的材料回家喔?”


“没关系什么都好,牧做的都好⋯⋯!”春田嘻嘻笑了,“那⋯⋯明天吃?”好不好嘛好不好嘛,他故意扭动身子,用肩膀撞了撞牧。


“你好吵,进去再说。”


>


春田进了家门后快速的脱下了鞋子和一边的袜子,马上把自己埋进沙发里头。


是牧的味道。


一股安心的感觉让他昏昏欲睡,虽然上海和日本也才一个小时的时差,但长期的疲劳累积下来,他的眼皮底下已经积了不少暗沈。


他躺着躺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而起身。“啊、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牧正背对着他做晚餐,熟悉的滋滋声从厨房传来。


“欸~不是说没有买炸鸡的材料吗~”春田听见生气而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从背后抱住对方,在牧的耳边低语。


牧震了一下,“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等下食物焦了你就别吃。”


“好~~”这么说着的春田并没有松手的打算,反而倾下身让下巴靠在牧的肩膀上。“牧~亲亲~”黏腻的口吻再加上刻意吸气发出的啾啾声。


忍无可忍之下,牧放下手上的锅铲和筷子,直接一只手揽到对方脑后,然后便是一个深刻的吻。


“唔!怎么每次都这样啊!牧!”因为措手不及而被吻得呼吸困难,春田又一次推开了年轻的恋人。


牧不再理会春田,重新执起厨具。“你管我,活该。”但是耳朵却泛起迷样的红晕。


看着看着,春田忍不住偷偷笑了出来,他回到了客厅,打开行李箱,从里头拿出了一袋包装精美的纸袋,趁着牧上菜的时候递了过去。


“はい!プレセント~~!”


“等等再开吧,先吃饭。”眼见牧不打算现在打开,春田拉住了对方。


“吃饭⋯⋯不迟吧?”


牧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坚持,只好放下碗筷,坐在沙发上拆开包装。纸袋并不重,打开了之后只有一个小小的绒质盒子。


啊、


春田以单膝跪地,端起盒子,从里头拿出了一只戒指。他捧着牧的手,轻轻的让指环滑进无名指,“大功告成——!”


“什么大功告成啊⋯⋯”


春田抬起头,迎上了一双哭泣着的眼眸。他有些慌张地以手背抹掉牧脸上的泪珠,却徒劳无功。


“⋯⋯春田前辈为什么也哭了?”


“还不都是被你传染⋯⋯”


噗、哈哈哈、两个人互看一眼,然后破涕为笑。笑声贯彻整个空间,直到两人渐渐靠在一块,手与手交叠。


“为什么挑在现在?”方才笑得肚疼的牧率先开口,他转头看向从方才就闭着眼睛的春田,满是疑惑。


“因为⋯⋯”春田慢慢睁开了眼,牧发誓那是他所见过最温暖的眼睛,酝酿着爱与温柔,春田眨了眨眼,捧起牧的脸,在上头落下一吻。


“我答应牧了啊。”


fin.


——

我居然又連更,我病了,中了OL毒⋯⋯

想看 牧春/春牧 的文圖⋯⋯我好飢渴 要餓死了(

昨天就這樣睡過年了⋯⋯唉

今年也要加油加油⋯⋯!學測去😭

再更新真的要斷手筋了啦嗚嗚嗚嗚嗚

评论 ( 28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