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uerika

其實我都會偷窺大家的主頁 嘻
偷窺號/迷妹號
喜歡田中圭也喜歡Timothée
qq:2484636233
請多指教了

© yuuerika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伤痕

幼年捏造


绿谷出久有一个疤痕,不是他手上那些长条状的痕迹,而是位于膝盖上侧的不规则疤痕。大概是五公分直径的大小,不是很大,却又清晰可见,一般来说不容易察觉,毕竟看一个人理应不会驻足他的膝盖。
但是绿谷会,每一天洗澡的时候,他总会弯下腰检视那个伤疤,用指尖轻轻地按压,有时看一看便会有股冲动用指甲抠,这也是为什么伤口明明小的可以,却比他所受过的任何伤的痕迹还要深。
——他知道这个疤痕的意义。

那是在他和爆豪胜己还没有决裂的时候。
在那之前,他们曾经和全天下的儿时玩伴一样,一起打水仗、抓昆虫,喜欢同一个英雄。
那时的他想,小胜果然是最厉害的,比任何人都厉害,在他还不会写字的时候,是爆豪拿着树枝教他怎么写自己的名字,捉迷藏也是第一个抓到他的人,除了欧鲁麦特以外,他最崇拜小胜了。
但他不打算说出口,而是放在小小的胸口,他只要能够一直追逐、注视那个存在就够了。
要是当时知道他们会决裂,他还会做出这个决定吗?现在的他也在想,要是当初做了不同的决定,现在还会后悔吗?
如果套用赫拉克利特的理论,万物会流转,河水会流转,时间会流转,人们会流转,那他们呢?再一次的踏入河底是否还是那一条清澈纯真的河?
然而他也只能在水花洒在发上时,摸着属于他的过去的疤痕,像个耄耋老翁相思忘不了。

小时候他们最喜欢在雨天玩耍,红色的、绿色的塑胶雨鞋在水洼中蹦跳着,那时爆豪还没有发现个性,绿谷也不叫做废久,他们就像真正的儿时玩伴,溅起的水花让两人的裤管染上软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绿谷出久笑着、爆豪胜己也笑着,嘻嘻哈哈的笑声被漫天的雨水吸收,犹如一场默剧。
爆豪找到了一个水坑,盈满了十足的雨水,他向前踢了一下,原本清澈的水瞬间变得混浊,溅在绿发男孩身上,绿谷哈哈地笑着,却被石子绊了下,随即摔倒在地。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绿谷出久一直都不是个擅长忍受疼痛的小孩,大颗的泪珠和挂在脸上的雨珠凝聚一块滑落。他的膝盖破了个洞,流着泊泊鲜血,一些脏脏的灰尘也顺势粘在伤口上,煞是恐怖。爆豪胜己也慌了,虽然看过不少次大哭的绿谷出久,这不包括流血的场景。他蹲了下来,和绿谷同个高度。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错愕的神情,终究是爬了起来,两眼仍挂满强忍着的眼泪,“英雄不可以跌倒就不爬起来,小胜,可不、可不可以扶我回家。”

最后是爆豪搀扶着一跛一跛的他回家上膏药,后来又哭了几次,伤口愈合得很快,一个礼拜后便结成深褐色的痂,结果反倒是他不想让伤口消失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挤压、抠弄那个结痂,这让痕迹越来越深,后来伤口好了痕迹却是稳稳挂在上头。
他看着伤口就像是看着爆豪那个错愕的表情。这是他的胜利遗迹,就像是打败了他第二崇拜的偶像。

只有他看得到,只有他能看到。

fin.

评论 ( 3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