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胜】曾经

过往捏他


天空下起了雨,他却听见了欧鲁麦特出现在这个城镇,他的城镇,他们的城镇,而他现身的地方正是绿谷经常为了躲避爆豪所发现的陆桥下。

顾不得外头下着雨,绿谷欣喜若狂地抱着一本笔记本就冲出门,他要去找欧鲁麦特,不对、先去找小胜,他转了个弯往爆豪的家前进。直到按了门铃才从疯狂的心情中唤醒,他还跟爆豪交恶着,却主动按了门铃,只为了欧鲁麦特在附近这种微不足道的通知,况且爆豪家里也不是没有电视,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给他思考的机会,门开了个缝,露出半截专属爆豪胜己的红色的眼眸。 “呃……嗨,小胜。”

爆豪胜己眯起了眼盯着眼前湿漉漉的绿发少年,“干嘛,没事就滚,不要在这里碍事。”

“就是那个……欧鲁麦特在附近…..”

“所以?”爆豪反问对方,如果只是为了传达这种事,那个白痴废久也不会大费周章按他家的门铃通知他。

“我在想……小胜可能会想一起去……”他越说越小声,头低得不能再低。

爆豪胜己一直不太明白自己的儿时玩伴到底在想什么,明明早上才被他吓得连声抱歉,现在却主动投上门,甚至邀请他。或许就是这一点让他如此厌恶。爆豪抿起嘴,像是思考着他提出的意见。

“你知道在哪?”

“知道,我常常去那里。”说出口后绿谷就后悔了,这意味着他要带爆豪去他躲避爆豪的地方。幸好爆豪不再多问,红色眼眸消失在门后,接着大门开了个大缝,爆豪胜己拿着一把伞走了出来。“再不快点欧鲁麦特就走了。”



*****



这是原本始料未及的,绿谷出久此时此刻,和爆豪胜己两人共撑一把伞,在他们曾经一同玩耍的街道上走着。

路边的杂草、破旧的公园、凹凸不平的道路,都是他所熟习的,倾泄而下的雨水打在伞上发出哒哒声响,一把小伞仍是撑不住两人的,他们肩膀上的布料被滴落的水染成了深色,途中谁也没说话,绿谷当然是不敢说,深知自己的口不择言,唯恐任何的差错下一秒便会被推出这个圆弧的空间。

这大概是决裂后第一次靠得这么近,爆豪特有的硝酸甘油味在他的鼻腔乱窜,一般来说只有他的儿时玩伴瞠怒并爆鸣双掌的时候他才能闻到这股气味,在没有盛怒的情况下闻到这股甜味算是有些新鲜。

虽然是预料中的事,陆桥下果然没有了那个身影,空荡荡的场地在车子经过时发出轰隆声。绿谷出久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傻愣愣的站在桥墩旁看着爆豪又是抿起嘴,细长且腥红的双眼被前发遮住看不出半点情绪。他顺着那双眼眸一看,自己上次留下的杂物就在视线可及之处,其中也包括被爆豪炸得焦黑的笔记本。

爆豪上前拎起本子。


“我、我不||”

“你之前躲我都是在这里。”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答句。

爆豪的直觉一直都很准,再加上他比起任何人都知道这个白痴的习惯,虽然不包括那头绿发下不按照牌出的脑袋。

果不其然,听到关键字,绿谷惊了一下,变得畏畏缩缩,又回到学校的他的模样,爆豪索性当着他的面翻开簿子饶富兴趣的一页一页翻着,里头大部分是有关于他||爆豪胜己的描述,个性、身高、适性、优劣点密密麻麻的写在这将要解体的本子。

实在是噁心透顶,爆豪这么想着,直到其中一页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欧鲁麦特本人的签名吧?”

上头大大的英文签字确实就是第一英雄的笔迹,绿谷只能低下头承认了。他拿过不只一个欧鲁麦特的签名,然而只有这一个||你能成为英雄,他的偶像是这么告诉他的。

绿谷出久猛然地抬起头,眼睛大大的瞪着眼前的黄发少年,硬是挺直的身躯仍止不住颤抖,“欧鲁麦特说,我能成为英雄。所以、所以!我不会逃避小胜了!我会正正当当的面对你,我会追赶上你的!”

“你就是这种不自量力才让人讨厌。”爆豪胜己合起本子用两根手指夹着。“无个性也是,随便敲门也是,是瞧不起人吗?还是你需要更多的现实来告诉你,少做梦了!”他将本子丢在地上,用鞋尖踩着磨地,原本破烂的本子变得更加破烂。“再重申一次,像你这种痴人说梦的笨蛋书呆子,就算去死一死投胎也没用。”

“小胜你真的很过分…….”

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向前,一拳打在爆豪胜己的脸上,两个人重心不稳就这么向后倒地,绿谷出久整个人压在爆豪身上发出啜泣声。“无个性有什么错!”他哭得难看极了,泪滴落在爆豪衣服上形成了一圈一圈的水渍,他揪起爆豪的衣领说道。“就算全世界说我不行,欧鲁麦特说我可以,我就可以!凭什么你说不行我就不行!”

爆豪仅是用力地推开他,拍拍身子爬了起来。他以冷眼瞪了下绿谷不甘心又倔强的脸,而后离去。

“好啊,你就抱持这种愚蠢的心态继续吧。”


离开的时候没人记得拿走摔落一旁的伞,伞骨开成了花。

fin.
————————
因為不再加印本子,所以這陣子會把本子的內容搬運上來。

评论
热度 ( 16 )